北京汽车零售行业协会

重磅?|?沱牌舍得!高管们到底有没有“被辞职”,点开这里,有录音有真相!

来源:xjbxinshipin    发布时间:2018-11-12 20:10:43

点击上方“绿松鼠”↑↑↑

获取新锐、科学、绿色食品资讯


712日,新京报刊登《沱牌舍得原高层遭集体“换血”》的报道,引发关注。此前,新京报记者在7月7日电话联系上沱牌舍得原董事长李家顺,对方透露,直到6月30日之前,原管理团队还在参与公司的管理工作,但7月1日公司便对外宣布多位高管辞职,“之前高管们并没有收到通知,也并未与之商量”。


但就在713日,沱牌舍得却针对该报道对外发布公告,称“经向公司董事长李家顺先生核实,李家顺先生7月7日并未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同时还表示“7月4日公司分别收到公司董事长李家顺,副董事长张树平等多位高管的辞职报告”,试图以此否认“高管被辞职”一事。


对于这样一份“澄清报告”,绿松鼠发现其在事实和逻辑上存在严重问题。


1、首先,绿松鼠要提供一份录音,证明这个采访的存在性!


新京报记者记者电话采访部分录音如下:

事实上,77日,原董事长李家顺接受了新京报记者采访,并在采访中透露,在630日公司决定“换人”前并未向原高管团队透露、商量。全部采访均有录音,报道客观、属实。

所以,沱牌舍得在“澄清公告”中称“李家顺先生77日并未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的说法毫无根据,与事实不符


2、其次,公告的逻辑问题。


“澄清公告”中所强调的74日公司分别收到多位高管的辞职报告,但这并不能否认71日公司决定更换高管团队前原高管团队的“不知情”与随后的被动离职。


在对李家顺的采访录音中,李家顺表示“630号原有高管团队还在参与公司管理工作,71号公司即宣布马上就要换(人)”,“我们就是按照他们的要求办”;李家顺明确告诉新京报记者,在630号公司决定更换高管之前,“并没有与原高管团队透露、商量”。因此,新京报报道中的表述不存在问题。


那么,沱牌舍得与天洋之间到底怎么了?


请看新京报报道原文:


沱牌舍得原高层遭集体“换血”



多次筹划重组改制但均遭失败的沱牌舍得酒业近日正式易主天洋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然而,自天洋控股接手沱牌舍得以来,其内部一直风波不断。7月5日,沱牌舍得发布公告,包括董事长李家顺在内的公司原高层集体辞职,遭到“大清洗”。而早在今年3月,就有沱牌舍得职工因不满混改后安置措施举行集体罢工维权。


李家顺7月7日在接受绿松鼠采访时透露,直到6月30日之前,原管理团队还在参与公司的管理工作,7月1日公司便对外宣布多位高管辞职,事发突然,“之前高管们并没有收到通知,也没有和我们商量”。


作为白酒行业的“门外汉”,天洋控股此举在业内备受质疑。中国酒类流通协会副秘书长赵禹认为,天洋控股一接手就急于更换整个领导班子,不仅会引发经销体系的震荡,恐怕还将留下改革后遗症。


事件原董事长称高管团队系“被辞职”


7月5日,沱牌舍得在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完成了股权转让及增资的变更登记手续,并取得了新的营业执照,这意味着沱牌舍得如今的实际控制人已变更为天洋控股。去年8月,天洋控股以38.22亿元的价格获得沱牌舍得70%股份。


沱牌舍得在完成股权交割的当天连发数条公告,称公司分别收到董事长李家顺、副董事长张树平,董事陈亮、马力军、李富全、虞晓冬,监事崔泽贵、马勇、张力的书面辞职报告。与此同时,提名周政、刘力、蒲吉洲、杨蕾、谢作、徐京永、陈刚、张生等8人为增补董事候选人。资料显示,上述提名人选中,除蒲吉洲、陈刚、张生、张树平外,其余全部拥有天洋控股的相关背景。这意味着沱牌舍得原有高管已被“天洋系”集体“清洗”。


尽管公告中并未明确宣布沱牌舍得新任董事长人选,但绿松鼠发现,天洋控股集团董事局主席周政最新公布的职务信息中,出现了“四川沱牌舍得集团有限公司董事、董事长、总经理”字样。



▲沱牌舍得公司元老、原董事长李家顺


沱牌舍得公司元老、原董事长李家顺在接受绿松鼠采访时表示,未来他将在公司担任荣誉董事长一职,“但原则上不再参与公司的管理”。李家顺同时向绿松鼠透露,直到6月30日前,原有公司管理团队还在参与公司的管理工作,“7月1日公司就召集记者,说马上要换”,事发突然,“之前高管们并没有收到通知,也没有和我们商量”。


对于此次高管集体换人对公司造成的影响,李家顺表示“尚说不清楚”。对于新股东入驻后对公司发展发布的新战略,李家顺称“我都没有看见,也都没有参与这些事,不予置评”。


针对李家顺的说法,截至绿松鼠发稿并未收到天洋控股的回应。


白酒行业专家肖竹青在接受绿松鼠采访时分析,沱牌舍得此次剧烈的人事动荡,反映出原管理层和资本方在战略方向上有很大不一致,“此举对企业发展不利,对稳定经销商的信心也很不利”。


中国品牌研究院食品饮料行业研究员朱丹蓬表示,天洋控股没有做白酒的经验,此番快速、全面介入沱牌舍得与原管理层存在冲突是必然的。而对中高管理层进行颠覆性的更换,将对企业的持续性运营和政策延续性有很大影响。


回顾天洋接盘沱牌令业内费解


公开资料显示,天洋控股集团创立于1993年,目前已发展成为横跨文化、科技、金融、地产、消费品等五大产业的大型控股集团。其全球总部位于香港,并在洛杉矶和北京设立了北美总部和中国总部,旗下拥有香港上市公司——天洋国际控股。


在天洋控股的全部“履历”中,没有任何与白酒行业相关的信息,也因此被白酒业内称为“门外汉”。就在2015年准备接盘沱牌舍得时,天洋控股自身的业绩表现也令人堪忧。


香港联合交易所数据显示,天洋控股2014年资产净值为14.38亿港元,亏损1.43亿港元。该公司解释称,亏损原因主要为该公司逾期支付在北京买地的价款而被罚款0.85亿港元,以及该公司承担的物业发展营运成本增加所致。


此外,由于白酒行业面临重大调整,沱牌舍得业绩也一直未能好转。2015年度,其营业收入为11.56亿元,同比减少19.99%;净利润713万元,同比减少46.76%;成本和费用则居高不下。


彼时,业绩堪忧的天洋控股为何斥巨资跨界收购业绩下滑的沱牌舍得,其真实意图引发业内猜想。对此,天洋控股并未对绿松鼠做出回应。


“最终由天洋控股接盘沱牌舍得确实让人费解。”朱丹蓬判断,这次交易背后或许与沱牌舍得与所在地政府的关系有关。他认为,大型国企背后的有形价值包括品牌效应,无形价值包括与当地政府的关系以及土地在内的一些资产,“这或许才是天洋控股看中沱牌舍得的最关键资源”。


肖竹青则认为,尽管白酒行业仍处在调整期,但相对来说仍具有一定的成长性,“比白酒更好的投资行业也很难找,这可能也是天洋收购沱牌的一个动机”。


前景重振业绩被指不乐观


根据沱牌舍得股权转让时的业绩要求,天洋控股作为投资人必须承诺做大沱牌舍得酒业,2018年力争实现50亿元销售收入,税收10亿元;2020年实现100亿元销售收入,税收20亿元。按照2015年沱牌舍得营收11.56亿元来看,天洋控股帮助其在2020年实现百亿销售目标,着实任重道远。


“天洋控股的主营业务中并没有白酒、消费类产品,对急需拓展销路的沱牌舍得来说,天洋控股没有地面营销渠道,短期内帮不上忙,很难形成合力。”白酒专家晋育锋对沱牌舍得前景并不看好。


对于天洋控股的资金实力,其旗下一位招商负责人告诉绿松鼠,“公司不差钱,账户里趴着1千个亿呢”。


然而,在中国酒类流通协会副秘书长赵禹看来,钱并不是解决沱牌舍得问题的金钥匙,“沱牌的发展问题不是缺钱,说到底还是体制问题。”赵禹认为,天洋进驻沱牌后的一系列举措显示出其领导策略的不理性,如“上来就涨价”、“急于清洗高管团队”等。


“近两年,确实有五粮液、茅台等名酒在涨价,但是从销售规模和品牌张力来看,沱牌舍得的市场占有率还很小,尚不具备涨价的基础,不能盲目跟从其他酒企。”赵禹认为,业外资本进入白酒行业,还是要客观看待白酒市场及沱牌的发展,切忌盲目。


采写/?王叔坤

编辑/文天天 张晓荣


绿松鼠原创 转载请联系

新京报版权事务部?010-67106089





转发告诉更多人

协会简介

  北京汽车零售行业协会是由北京汽车零售商、汽车零售数据研究人员等自发组织成立的一个非营利性机构。我们遵守相关法律法规,向汽车零售商和关心汽车零售行业的人士提供汽车零售行业的数据、新闻及相关政策。

组织机构

组织筹建中

协会宗旨

  北京汽车零售行业协会以贯彻执行国家方针政策、维护行业整体利益为己任,以反映行业愿望与要求、为政府和行业提供双向服务为宗旨,以政策研究、信息服务、、行业自律等为主要职能,充分发挥提供服务、反映诉求、规范行为、搭建平台等方面的作用。

彩票系统软件